央视:四川凉山西昌突发山火 致18名救援人员牺牲


来到火神山医院之后,阿念看到医护人员日夜忙碌总想做点什么。她向护士要来针线和布料,和两位病友花了两天时间为医护人员制作了几个小挎包。

历经40天多的努力,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交出了一张满意的答卷。截至3月28日,他们在雷神山医院共收治病人201人,治愈出院186人。

雷神山医院主要收治新冠肺炎重症和危重症患者,在这里中医药治疗方式被深入介入患者诊疗的全过程中,还打出了中西医结合救治的“组合拳”,实现了中西医结合治疗覆盖率100%。

阿念见到外婆时,老人半昏迷。阿念一遍遍喊着“家家”(武汉话,外婆),拉着她的手,外婆的眼睛慢慢睁开,惊慌地问:“这次是不是挺不过来了?”

接连两天,由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负责的雷神山医院C7、C5病区陆续关闭。这意味着他们回家的日子近了。

结果,除了阿念,全家人都是阴性。阿念属于轻症,进了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外婆虽然核酸显示阴性,但临床诊断症状较重,被送往火神山医院。

1月19日,阿念从北京回到武汉。为了早点回家,她特意改签了火车票,结果到武汉第二天,新冠病毒“人传人”的信息传出,在街道办工作的母亲和她先后发烧、腹泻、呕吐。母亲反复查询,没发现有疑似或确诊病例和女儿同乘一趟车。阿念线上问诊的结果也只是普通感冒加急性肠胃炎。

“入院时吴阿婆根本说不动话,只是在不停呻吟。”李斌回忆,“当时我给她测了氧饱和度显示很低,CT显示两肺弥漫性改变,此外,还合并糖尿病、高血压、肾功能不全、低蛋白血症、低钾血症等,随时可能出现炎症风暴、呼吸衰竭、多脏器功能衰竭。”

这一支医疗队于2月15日出征武汉,由来自上海4家中医医院的122位医护人员组成,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李斌主动请缨,受命担任医疗队副领队。

阿念说对医护人员说:“老是看你们因为忙忘记把手机、对讲机带走,所以我们三个人给大家做了几个包。你们上班的时候背着,这样就不会落东西了。”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副领队李斌与队员们在隔离病房与病人交流。本文图片均为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 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