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陆空“大通道”驰援武汉
来源:水陆空“大通道”驰援武汉发稿时间:2020-03-28 21:23:18


3月16日,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想家却不能说的她,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信中写道:

慕荣琪说,在她照料的患者中,有一名70多岁的老人让她感触很深。“因为病情严重,老人在医院呆了很久,情绪也不稳定,有一次他对我说,他有6个子女,但守在床边的却是一群陌生人,他心里难受。”看着老人在病房孤单、无助的样子,她忽然想起,自己的爸妈也老了,也需要女儿的陪伴,“我不后悔来武汉,只是那一瞬间很想家,很想爸妈。”

她给父母写了一封道歉信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药品监督管理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药品监督管理局:

研究者发现,各类密切接触人群的感染率中,按照密切接触者与病例的关系进行统计,密切接触者中,以朋友/香客感染率最高(22.31%),其次是家庭成员(18.01%)。医务人员密切接触者未发生感染。除去“超级传播者”事件相关发病数据后,朋友的感染率降至为15.69%,低于家人的感染率(17.54%),感染率居第二位。

她推迟婚期选择支援一线

2月19日上午,作为黑龙江省第6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成员之一,明水县为慕荣琪5人举行了出征仪式。仪式现场,慕荣琪看到了偷溜进来,躲在角落悄悄关注着她的未婚夫,“他舍不得我,但仍然选择尊重我、相信我。我们约定:疫情不结束,绝不走进婚礼殿堂。”

2月23日,慕荣琪5人被分派至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接管照料发热十病区的确诊患者。即使来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但实际情况仍然比想象的困难许多。

2020年2月17日,黑龙江省绥化市明水县康盈医院接到县卫健委下发组建支援湖北护士医疗队的通知后,立即在全院进行动员,不到2小时,便组建起5人医疗队。“5个人都是护士,其中,慕荣琪是心血管呼吸内二科的护士长。”康盈医院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慕荣琪今年26岁,是5人队伍里年龄最大的,“积极、主动、有责任心。”

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所涉及到的问题,越来越困惑公众。它的传染性究竟如何?